等不来的离人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回忆里,做一个闪闪发光的神经病。

真香。昨晚到现在一直在天上飞。以及看正主渴望巴巴的眼神, @社情读者  @维桑的苦瓜棚  @尔常  @卡洛斯  @伤心的人别听慢歌 你们懂我的意思吧。

行吧。暗戳戳就暗戳戳吧。你们开心就好。反正我也不知道你们每天、每一次见面都说啥(cr:logo  不妥删)

我亲爱滴维桑 @维桑的苦瓜棚 生日快乐!爱你(´ε`;)  顺便请还我一开始傻乎乎软萌萌的🐶子

一周年👨‍❤️‍👨快乐~(今晚有惊喜吗😊)

伤心的人别听慢歌:

这是一辆ABO的车 (一定要慎入!)

大概就是辰鬼生日喝多了 

然后抑制剂没有用 

然后就滚到一起去的车。。。后续请自行脑补(我剪不下去了😂)

送个我亲爱的离人小可爱 @等不来的离人 (一个迟到的生贺) 爱你

物似人非事事休。

嘤嘤嘤,离人老师今天就在天上不下来了!!我可不可以天天都过生日!! 爱我的大宝贝们 @维桑的苦瓜棚  @卡洛斯  @社情读者  @尔常  爱你们!!未来的日子也继续相爱相杀吧!

我滴小社情 @社情读者 生日快乐!爱你( ー̀εー́ )~

【泰辰】密友

我可以不为别人难过。但你不是别人,你是我的人o(╥﹏╥)o

社情读者:

*离人大佬:社情我刚看了一下评论  感觉你辜负了好多人  背了好多爱情债……




ojbk,债我慢慢还




*不记得前文点这里






正文






【9】




临近开赛两个人联系得少,辰鬼很少主动,以至于那件事,辰鬼还是通过微博知道的。


 


阿泰这人,无关紧要的事会眉飞色舞地说很久,真正有关于他自己的,往往会选择一个人消化。


 


没有人比他更担心阿泰,但仅仅用微博这种东西去安慰,他又觉得肤浅。他们两个人太微妙了,他没有立场去插手阿泰的事,过多的不属于床伴的亲密只会让他们两个进退维艰。


 


于是那天晚上,他选择给阿泰发了一条定位。定位在他们俩常去的那家酒店。


 


凌晨的时候,阿泰来了。


 


他带着夜色微微的凉意贴近了辰鬼。


 


辰鬼听到自己身后的门被阿泰带上,“咔嗒”一声,在寂静的房间中显得非常突兀。然后他从背后被人抱住了,阿泰在他后脖颈上略显紊乱的呼吸让他开始微微地颤抖。


 


阿泰的手臂将他抱得很紧,辰鬼没有说话,这个时候说什么都会显得多余。他想,此时此刻,就算阿泰跟他要命他也会给的,只要阿泰能好起来,他真的看不得阿泰这样。


 


“你是想安慰我嘛?”


 


过了许久,阿泰的声音沉闷地从他背后响起。


 


辰鬼僵直了身子,没有应答。


 


一阵沉默之后,阿泰突然掰过了辰鬼的身体,辰鬼偏头眼睛盯着地面,从脖颈到锁骨,刚洗完澡,他整个人都透着一种水润的白。


 


阿泰很难在辰鬼面前控制住自己,尤其是这样一个明摆着将自己当成一个宣泄工具送上门来只是为了让他好过一点辰鬼。他揽着辰鬼的腰直接把人带到了床上。辰鬼尽力配合着阿泰的动作,甚至顺从地屈起了双腿。他偏头闭上眼睛,想着今晚他会顺遂所有阿泰的意愿,无论让他做什么,无论阿泰想听他说什么,他都会去做。


 


可是等待他的不是从前所经历的激烈的性爱,而是阿泰温柔又缠绵的吻。


 


这一次他们抱得很紧,他们在黑暗中彼此贴近,彼此吸引,如同恋人一般的小心翼翼。


 


 


 


 


浴室被氤氲的水汽覆盖,潮湿的水分吸收着充足的氧气,狭窄的空间里有着快要令人窒息的热度。阿泰看着开门走进来的辰鬼一时间竟然有些不知所措。他们刚做完,辰鬼头埋在被子里拒绝了他一同洗澡的要求。


 


“你害羞啊?”辰鬼弯起眼睛笑着打趣眼神乱飘的阿泰。


 


阿泰是不肯示弱的,嘴硬道:“害羞个球,你……”


 


后半句话被阿泰咽在了嗓子里,因为他看到辰鬼跪落在他面前。


 


用脚趾头想都能知道辰鬼要做什么,阿泰一时腿软,差点站不住。花洒没关,打湿了辰鬼的刘海,睫毛上也挂着湿漉漉小水珠。辰鬼仰起头,看着阿泰的眼睛,顺从地、乖巧地,轻轻地张开嘴。


 


阿泰慌了,赶紧捧住辰鬼的脸。


 


“你,你不用……”


 


辰鬼的还是笑着,舌尖暧昧地舔过阿泰的手指:“过了这村儿可就没这店了,你考虑一下。”说话时的气息在阿泰腿间诱惑勾引着,阿泰的呼吸都粗重了,忍不住抚过辰鬼的嘴唇。辰鬼的眼睛半阖,他就这样以臣服姿态在阿泰面前用自己并不擅长的方式取悦着。这几乎让阿泰瞬间就兴奋了起来。辰鬼握着阿泰捧着他脸颊的手,将那只手放到了自己的后脑上。


 


接触到辰鬼嘴唇的一瞬间,阿泰那放在辰鬼后脑的手就抓紧了辰鬼的头发。一瞬间,所有复杂的思绪似乎都离他远去了,那些他即将要面对的是是非非,统统都融化在了辰鬼的唇齿之间。


 


辰鬼的技巧生疏,但阿泰却恰恰喜欢这种青涩和稚嫩。他知道辰鬼这是头一次,能拥有辰鬼的任何“第一次”于他而言都是无比亢奋的事。


 


随着快感的叠加他也越来越失控,他紧紧地扣着辰鬼的后脑压向自己,几次顶进喉咙。


 


辰鬼还不能适应这样激烈的动作,眼角红彤彤的,眼泪和花洒洒下来的水珠融为一体,不停地从脸颊滴落。中途他几乎承受不住想要逃离,却又被阿泰的手更大力地压了回去。


 


阿泰这人抖S。后来辰鬼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本来由他主导的事情,偏偏又被阿泰弄得像强迫一样。


 


当然这都是后话,辰鬼当时根本没有空想这么多,他只能驱使自己主动地去接受和讨好。阿泰手指抓紧了辰鬼的头发,顶进口腔的力道也越来越重,辰鬼知道他要到了,尽管做好了准备,却还是被呛得不停地咳嗽。


 


他觉得自己的嗓子要坏掉了,阿泰一松开握着他头发的手,他就脱力一般地倒在了地上。


 


另一边的阿泰也跟着俯下身子。辰鬼还在咳,眼神迷离,脸上不知是水珠还是眼泪。他看着辰鬼一副被欺负过头样子,心里涌上了一阵懊悔。他想去亲吻辰鬼,刚压下胸膛就被辰鬼的手臂抵住了。


 


很明显,辰鬼的声音有些哑了:“还不行吗?”


 


阿泰握住他的手:“不弄你,就想亲你。”说完,就缠绵地吻上了辰鬼的嘴唇。


 


那天晚上之后的事情,辰鬼就不知道了。至于阿泰回到俱乐部发生了什么,做了什么,他没有问,只是看到阿泰发了微博,报平安似的,他也就安下了心。


 


 


 


母亲给他打了好几次电话,问他为什么没再跟冉冉处下去,他握着电话的手不停地发颤,话统统哽在喉咙里,说不出口。他想不到如果母亲知道了他跟阿泰的事会是怎样崩溃的场面,他还没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就当他是个懦弱的混蛋好了,他知道现实比不得电视剧,很多事不是你往前迈一步就能轻而易举地得到一个好结局。


 


至于冉冉,他也打电话道过歉。好在她还没有陷得太深,几天过去,已经能心平气和地跟辰鬼说话了。


 


“你就是太优柔寡断。”真诚地说完抱歉后辰鬼听到冉冉这样说,“你谁都不想伤,到最后两边都会受伤的。”


 


“但这是你的事,我没道理管。”


 


“家里那边我不会说出去的,那样我就太没品了。”


 


辰鬼想,他的确不是个果断的人,就像现在,他不敢跟阿泰拥有未来,却也不想跟阿泰没有未来。他无比痛恨着自己但是又不能做出任何改变。


 


开赛初他过得不怎么好,他知道阿泰也是同样。拿了冠军之后他们队伍也包括他变了很多,一时间无法磨合。阿泰也有很多事情要忙,辰鬼能从别人口中听到阿泰的境况。他们两个共同沉沦在了无解的失败中,一面手足无措地找不到方向,一面又必须去和这些问题正面交锋。


 


白天是没头没尾的转型训练,辰鬼没空去顾及自己和阿泰的事情,夜里他却给他们两个建造了无数安静祥和的世界,想着他们在其中生活会是怎样的景象。可一觉醒来睁开眼睛,他发现所有的一切都是空白的梦。他必须要面对现实世界里的挣扎和折磨,必须要跟卡住他脖子越收越紧的,放弃的念头作斗争。


 


他真的觉得无力。


 


在感情上做不到干净利落,在比赛里也难以投入。


 


“我想离开了。”他编辑了这样一条微博。秒按发送之后他后悔了,想了想还是选择删除。


 


心烦意乱地把手机扔到一边,屏幕苍白的光亮在浓黑的夜里显得越发惨淡。他就盯着那光芒发呆,直到屏幕熄灭。


 


他终于又被黑暗吞没。


 


TBC

我宝是我圈剪辑的珍宝!最爱没有之一!!后来的你们都好便好了😭😭😭

伤心的人别听慢歌:

伪现实向,复建艰难,大家将就看~

 “只期待后来的你能快乐

    那就是后来的我最想的“

 @等不来的离人 大佬的催更~